六十多歲原言休 裸退創業伴人生

「生命在拚搏,生存貴在氣節」一張力透紙背的字畫,高高掛在簡潔的診症室內,正體現著內分泌及糖尿科專科醫生周振中,自有一套的人生計劃與思想價值觀。 古語有云:「為人皆須具有氣節,當言則言,當行則行,持正不阿,方可無愧。」周振中醫生坦言,氣節乃是正直、正義、剛正的品性,有謂「凡為醫之道,必先正己,然後正人。」醫者生涯往往連繫着生與死,更是默默地與病人有着人性化互動,作為醫生或許看淡人生,但絕對非麻木不仁,而是每天在鍛煉著仁心仁術。 「我一直當自己能活到有九十歲以上。」周振中醫生笑言?行醫世界猶如自己修煉的道場,不言退也不言休,也沒有打算六十歲就完全退下來。他直言,自有獨特的人生劃分法,「我的人生有三個三十年,現只活了兩個三十年,我無可能此時退休。」他的人生計劃,猶如字盡文字般,「生命在拚搏中,以人為本,活得更有意義。」 延續黃金三十年 在香港不少人年屆六十便選擇退休,而60歲亦是以往公立醫院醫生的退休年齡,「六十」二字成為不少人另覓人生方式的分水嶺。有人選擇全面退休,享受人生;有人卻要為生計繼續工作;也有人選擇退而不休,以一技之長繼續向目標進發。而對於周振中醫生而言,現在才是他新一段人生黃金三十年。 於公營醫療體系服務超過三十年,更曾於2004年至2017年間,擔任威爾斯親王醫院內科及藥物治療部門主管,可能是歷任最長的內科主管。周振中醫生卻於60 歲退休之齡,決意離開自己數十年來熟悉的醫療體系,決心到私營醫療市場重新展開另一番事業。 不少創業者憑著滿腔熱血向前衝,甚至期望能賺到人生第一桶金。但對於醫療經驗豐富的周振中醫生來說,「創業」二字又有另一番體會。「我不是打算做蝕本生意,但過去三十多年來,治療慢性疾病的過程中,了解到私營醫療機構可以有一個重要的角色。」今天他開創的香港糖尿病專科中心,正是他期望能締造一個治療慢性疾病的私營模式。 香港採用公私營並行的雙軌醫療制度,每名市民都可以同時選擇及享用兩者的服務。但於公營醫療體系服務工作超過三十多年的周振中醫生,深切體會服務錯配的實況,「無論經濟能力好與不好的患者,很多人往往寧願前往公立醫院排隊,而長期慢性疾病患者更需要定時覆診,斷斷續續出人醫院,形成公私營服務失衡下,無論人手壓力及服務質素都成為一大負擔。」 面對香港醫療系統的困局,周振中醫生心中有一套疾病分類法,「以我自己專科為例,分為內分泌科及糖尿科,前者相對較少個案,例如巨人症、腎上腺或腦下垂體疾病等,病情必然較為複雜,治療費用及牽涉的醫療部門亦較多,很多病人 根本無法負擔,建議大部分患者回到公立醫院接受診治。」他坦言,作為醫生以患者治療質素為優先考量,而內分泌科絕對是一種「蝕本病」,「以免患者在私營市場付了高昂費用下,治療上卻事倍功半,故公營醫院比較適合治療這類複雜的患者。」 相對糖尿病或三高一肥患者,周振中認為私營醫療系統絕對扮演重要角色。「高血糖、高血脂、高血壓及肥胖均是社會公共醫學類別,更佔香港人口超過一半,若能在私營醫療系統治療及監察下,及早識別這類早期患者,對症下藥,絕對能夠減低公營醫療的負擔,更對整個社會的健康有推動作用。」 私營醫療治未病之病 「未病之病」是周振中醫生常掛在口邊的四宇,別人聽起來或許摸不着頭腦,但若然直接解讀為慢性疾病「三高一肥」,相信不少人立即恍然大悟。在公立醫療體系工作三十多年來,周振中醫生慨嘆,每日處理「三高一肥」的個案實在多不勝數,就算坊問已經不少報道解釋「三高」問題,但以工作溫食為先的香港人來說,知道「三高」卻沒有正視,甚至在體檢驗出問題,也依然視若無睹。「基本上,很多患者直至病徵出現時,才開始認真求診,但這時很多病情到達無可挽回的地步。」 當活在經濟掛帥的香港,不少人為着供樓日忙夜忙,還要膽戰心驚會負資產,周振中醫生笑言,「日做夜做有樓住,以為正資產,但大家卻忽略長期三高一肥,令整個身體成為人生的負資產,甚至比注重健康的人士,隨時提早5至10年出現嚴重併發症或喪命,連享受人生的機會都受影響。」 以糖尿病為例,不少人完全忽略其侵略性,「根據個人行醫經驗,香港有近 50%至60%人的死亡與糖尿病及相關疾病連繫。」周振中醫生表示,糖尿病是都市隱形殺手,除了極少數一型糖尿病外,大部分糖尿病患者都屬於二型糖尿病,初期病徵極不明顯,一般口乾、疲倦或尿頻等,都未必令患者意識到糖尿病先兆。 一旦血糖持續升高,糖尿病患者容易提早出現嚴重併發症,包括心血管疾病,大血管病變包括冠心病、心衰竭、心律不正、中風,小血管病變可致視網膜病變、腎臟衰竭,而神經系統損壞亦可致腳部潰斕甚至壞死,最終導致截肢。「除了控制好血糖減少細血管病變,同時要注意血壓及膽固醇指數,才能降低大血管併發症。」 認真管理「數字病」 及早檢測「三高一肥」固然可以提早治療,期望在未出現併發症前發揮治療的最大效益,但不少患者卻選擇放棄早期治療黃金階段,「我常形容三高一肥為『數宇病』,對不少人來說只是接收醫生提供的一堆數字,在沒有任何不適或痛楚下,根本不覺得自己『患病』,於是缺乏危機感。」 特別面對這類慢性疾病,患者更有一種「怕服一世藥」的通病,周振中醫生深明「藥物」二字,對患者來說是一種壓力,但同時要鼓勵患者打這場長久戰,於是設法想到以「兵」的理念向病人解說。「三高一肥猶如外敵人侵,需要有士兵作戰,而藥物是能量,是出征士兵的必需品,但能量只維持到一天便隨身體代謝消失,所以每日都要服用,士兵才能繼續抵抗外敵。」 多年來,與各類各種抗拒服藥或逃避正視「三高一肥」百病之源的患者接觸,周振中醫生依然不厭其煩,多年來任何報章或雜誌訪問、健康講座,甚至參與微電影,均積極講解「治未病之病」的重要性。他笑言,「我都覺得自己似傳道般,期望在我有生之年,幫得幾多患者就幫幾多。」 崇尚「天人之和,與天共存」的周振中醫生分享,一直鍾愛道家老莊的哲學觀,以「人本」為中心,強調人在自然情況下自然而然的發展,「幫得幾多就幾多」的目標,正顯示出周醫生秉持看道家「重生」、「保身」、「盡年」的思想。面對生命自有其自身的生死規律下,做好保身的前提下,那麼盡年也就自然可以實現。他直言,「三高一肥若然是家族病史及基因影響,這是人的天生狀況無法改變,但每個人可以在後天生活積極注意健康,一樣可以提早察覺,及早預防。」 或許持續做醫療工作,對部分人來說壓力難以消退,但周振中醫生則抱看「無為而治」的態度,不妄為,以順其自然而行,「不會要求每次工作做到滿分,也不會迫令自己一日做十件事,每個人都可以作出取捨。」他的人生及醫學哲理觀,更套用在平日生活及飲食上,建議患者可以一起參照,努力循自然而生,與健康共存。 少鹽少糖少油是基本的飲食方法,但更重要多變化及精神體現。他表示,「學習比自己餓一餓,毋須要每餐食足十成,晚上盡量在7時前進晚餐,並可採取間歇性斷食方法,偶爾不進食或少吃一餐,順着自然不用刻意過累地戒口。」他強調飲食着重自然中庸之道,除了減低三高機會外,也可以減磅,增加身體共生菌的多樣性,也能改善代謝指標。 今天,周振中醫生不單有自己的飲食法則,更加繼續運動、旅遊以及欣賞自然、文化、歷史及各樣藝術,真正展現自己「養生重生」的人生觀,超越奢侈淨華,爭名奪利,享受「天地與我並生,而萬物與我為一」的順應自然生活態度,周振中醫生坦言,樂得其中,笑看人生。 周振中醫生表示,人生還有三十年,繼續推廣治未病之病。 愛上旅遊的周振中醫生笑言,崇尚自然的人生觀,正好透過旅遊感受大自然的力量。 一張字畫掛在診症室內,正是周振中醫生的格言。 (資料由賽諾菲製藥全力支持) 轉載自:2020年1月21日 #信報財經新聞

控制好健康負資產

擁抱生活質素就要小心管理健康水平,所謂「三高一肥」可以說是健康的負資產,必須以「治未病之病」的態度好好對應。「三高一肥」是指高血糖、高血壓、高血脂及肥胖,再加高糖尿病,全都是「百病之源」。衛生署去年公布的2014/15年度人口健康調查數據顯示,香港有三成至五成年齡介乎15歲至84歲的人士,有三高一肥或是糖尿病,甚至有兩種或以上的健康問題;估計當中50歲至84歲人士的比例可能更高。「三高一肥」與糖尿病,可引發各種入院風險包括中風、心臟病、癌症等,說是為無形殺手病,絕不為過。 積極處理 盡早控制 普羅大眾看見「三高一肥」及糖尿病指數,只知是一堆數字,在指數超標而病徵仍未顯現時,未必有確實的警剔感覺。但面對這些互為影響的未病之病,必須要有「一病息災」的覺醒,盡早控制這些指數。如能積極處理,相比其他抱着駝鳥心態的患者,在未來10至30年內,便可確保享有一定生活質素。 如能尋求專科團隊的幫助,從診斷及評估着手,運用藥物治療、飲食控制、體重管理及運動療法等的配合,加上心理輔導以及病友間互助支援、患者跟醫療團隊之間的互動溝通,便可更有效管理種種健康指數,建致有效監察,減少併發症的發生。管理好自己的健康,才可減少因疾病衍生「負資產」,從而享受「財富正資產」所帶來的生活質素。管理好「三高一肥」指數是長線投資,於早年儲備得愈多,便可為白己賺取有質素的晚年。 轉載自:2018年8月18日 #iMONEY智富雜誌

未病先防 既病防變 遠離糖尿及高膽固醇

「未病先防·既病防變」是應對都市慢性病的良方。內分泌及糖尿科專科周振中醫生強調:「只要肯用積極及有系統的方法面對,用持之而恆的方案管理健康,結果可以跟沒有慢性病的人幾乎沒分別。」 本港有約十分一人有糖尿病,有五成人士未被確診。根據衛生署2014-15的健康普查數字顯示,本港有近一半人口有高血脂問題,總膽固醇高於5.2mmol/L。糖尿病及三高一肥是百病之源,管理不善,有機會引起心臟病、中風、糖尿腳,末期腎衰竭等嚴重併發症。 在20年前,男女糖尿病人士比率相若,但近年來卻是男多於女,分別為11%及6%。現時公營醫療體系共有45至50萬名糖尿病人士,較10年前多三成。發病年齡更愈見年輕。內分泌及糖尿科專科周振中醫生指出:「現時新症患者每5人便有1人為40歲以下,印證過去二、三十年,肥胖、不健康的生活習慣愈早發生,故年輕人也很早出現都市病。」 心臟病的發病情況亦不遑多讓。2015年,心臟病位列香港最常見致命疾病第三位,死亡者佔總死亡人數約13.2%。當中以冠心病的死亡人數遠高於其他心臟病。 早期糖尿病可以無病徵 空腹血糖值≥7mmol/L,糖化血紅素≥6.5%,可確診為糖尿病。糖尿病的典型病徵包括:經常口渴、小便多、常感疲倦、體重下降,抵抗力差如皮膚痕癢或有感染。但周醫生指,這些是高血糖如空腹血糖高達10度甚至20度,或餐後血糖高達20至30mmol/L,才會出現的典型病徵。如血糖只是輕微偏高,便可能不會有病徵,但這並不代表病情不嚴重。 糖尿病並非單單血糖偏高,若管理不善,嚴重併發症及致命風險將大大提升。糖尿病對身體的傷害可分為大血管病變及小血管病變,前者可導致中風及心臟病等致命併發症;也可能導致足部神經病變及皮膚感染或潰瘍,嚴重者更需要截肢(即俗稱「糖尿腳」)。目前香港約一半的截足人士患有糖尿病,數字驚人!至於小血管病變,最為人知的併發症為俗稱「糖尿上眼」的眼底病變,包括視網膜病變、青光眼、白內障等,嚴重者甚至會失明。小血管病變還可能損害腎功能,出現微蛋白尿及腎衰竭,最終需要洗腎及換腎續命,影響生活質素。 積極治療遠離百病 改變生活習慣如控制飲食、持恆運動,減重及藥物治療,均有助控制糖尿病及壞膽固醇。「在西方醫學研究中,有些藥物對治療糖尿病或心血管疾病有正面價值。在糖尿藥物方面,例如俗稱排糖藥的SGLT2抑制劑及胰高血糖素針劑。」周醫生補充:「而在膽固醇藥物方面,他汀是管理壞膽固醇的第一線藥物,推出超過20年。某些他汀在特定患者中亦可以降低患上心血管疾病的風險。如效果未如理想,則可配合膽固醇吸收抑制劑一同服用,雙管齊下,以降低壞膽固醇及在特定患者中降低患心血管疾病的風險。」 請注意,上述藥物均為處方藥,使用前請諮詢醫生。 管理健康,辦法總比困難多,在乎你是否願意為健康走出第一步。 轉載自:2020 Jan/Feb Issue 154 #健康動力

正確減肥觀 治未病之病

衛生署去年公布一項於2014年12月至2015年8月期間進行的人口健康調查結果。數據顯示,本港年齡介乎15至84歲的人士當中,出現以下問題的比率是:超重或肥胖(5O%)、高血壓(27.7%)、糖尿病(8.4%)和高膽固醇血症(49.5%)。周振中醫生表示,上述問題是造成心血管疾病、中風、心衰竭、末期慢性腎衰竭、睡眠窒息和癌症等風險因素。 過去數十年來,香港的衞生情況有很大改善,醫療技衛、藥物研發大躍進,許多疾病有得醫治,人的壽命延長。「年過60歲的大有人在,但不代表這些人很健康,更甚是他們可能因患慢性疾病而經常入院,為香港醫療體系帶來壓力,造成公立醫院經常出現病房爆棚之主因。」 肥胖問題不易解決他強調,香港人壽命長絕非壞事,但不要忽略「治未病之病」的重要性。「未病之病」包括:肥胖、糖尿病、三高(高血糖、高血脂、高血壓)。高血糖不等於糖尿病,但在高血糖的階段己增加心血管疾病的風險。「做好治未病之病,相信往後社會上的慢性疾病人口減少,年紀大卻健康正常的人口會增加。」 他又稱,肥胖、糖尿病、高血糖、高血脂、高血壓5大慢性疾病之中,處理肥胖最不容易,因為其他4種慢性疾病患者,只要有相當生活模式的改變及長期服藥依從性,大部分病情可以受控制。 至於肥胖,減肥藥物的發展處於初生嬰兒階段,沒有太多長期數據證明它能安全有效控制肥胖。減肥手術有一定的風險,不是很多人願意做,適合做手術的人亦不多。 建立良好生活模式周醫生指出,餘下較理想的減肥方向,便是生活模式的改變,包括幾個範疇,其一是識飲識食(包括量和質),必須明白及同意持續進行。其二是活動量,由真正的運動,到日常生活中增加活動的方式,共有兩個層次。其三是心理治療,包括思維上、行為上、觀念上的改變。「當生活模式變成習慣,就能夠持之以恒。」 說時容易做時難,成年人想改變生活習摜,亟需一個動力來源。「很多人被點醒後會明白自己為何要減肥,例如可能是家庭經濟支柱,會為健康而減肥。不少中年男性的生活習慣很差,放縱飲食又不做運動,只要他們從細微入手,如戒掉高糖飲品,日常多走幾步路,已可以慢漫見效果。」 成功減肥的關鍵他重申,想減肥成功,最重要是夠自律。「先了解問題所在,如果自己有中央肥胖、將來要面對有幾大的悲劇?一旦定下減肥目標,不論為家庭、為自己的形象,為健康,都會有一個較強大的自律性,而且能夠堅持下去。減肥的形式因人而異,有的是多做飲食控制,有的是做運動比較多。」 醫生會為病人進行專業的評估,排除患者因內分泌問題而導致肥胖。「部分人的肥胖基因很強,難以減肥,他們惟有做好慢性疾病的管理,做個健康的肥胖人士。世界上有些肥人長久以來沒有慢性疾病,亦有些人略為肥胖,但已出現疾病,這只能夠歸咎於各人的基因設計不同。」 他補充,一個國家想推動全民健康,必須要有不同的策略,才有機會控制社會上各種慢性病的問題。因此必須加強對市民飲食及相關之營養知識的敎導,包括食物與健康的關係,營養標籤,熱量計算,對食物的態度等,而且不只是提供敎導,終極目標是在社會上建立一套健康及快樂之飲食文化。 周振中醫生說:「人體要增加10磅體重相當容易,但要減去10磅體重,可能要花上10倍的努力。」 跑步一小時消耗500、600個卡路里,但飲兩、三罐汽水或吃三分之一碟乾炒牛河已攝取500、600個卡路里,可見運動與飲食管理同樣重要 找出減肥對個人的意義,付諸行動,較能堅持下去。 轉載自:2018年5月21日 #香港經濟日報

20至50歲女性高危 認清甲亢常見徵狀

甲狀腺機能亢進症(簡稱甲亢)患者,10個之中9個是女性,年紀主要介乎20至50歲,推算香港大概有8至10萬名患者。 正由於甲亢常發生在女性身上,身為女性務必認識甲亢的常見徵狀,有懷疑要盡快求醫。 一般人以為大頸泡即等於甲狀腺疾病,其實大頸泡的意思是指甲狀腺脹大。正常人的甲狀腺觸摸不到,肉眼也看不見,如處於懷孕期、青春期,甲狀腺或會有輕微脹大,可憑肉眼看見。 香港糖尿病專科中心主席及行政總裁周振中醫生表示,甲狀腺脹大的原因分為外科或內科的處理範疇,病人的甲狀腺有良性或惡性腫瘤,交由外科醫生處理。至於內科部分,內科醫生會診斷評估病人的甲狀腺腺體有否分泌過多或過少甲狀腺激素等,造成身體各種功能失調,廣泛產生很多不同系統的毛病。 源起:抗體疾病 甲亢由甲狀腺病態地分泌過量甲狀腺激素引起,是最常見的內分泌系統疾病之一。周醫生解釋,80%以上的甲亢源於一種抗體疾病(Graves氏病),這是一種自抗免疫性疾病。病人先天體內已有遺傳因素,當受到環境因素之影響,例如生活壓力、生產後、病毒感染,會導致淋巴細胞功能異常,製造抗體,刺激甲狀腺分泌過多激素。 他又指,很多的抗體疾病以女性居多,而且不少抗體疾病之間有相互關係,例如紅斑狼瘡症和類風濕性關節炎患者,患甲亢的機會較高。至於甲亢患者,患上其他抗體疾病的機會亦相對提高。 病徵;體重突然下降 甲狀腺賀爾蒙負責控制身體其他賀爾蒙,尤其是生長、新陳代謝、心臟功能、呼吸、腸胃功能及其他細胞功能,所以甲亢患者的病徵相當廣泛。「例如新陳代謝受到影響,患者會自覺怕熱、多汗、心跳加速、執筆或拿筷子時會手震、脾氣差、精神緊張、失眠、易疲倦等。」 甲亢患者的食量沒有增加卻逐漸消瘦,或吃多了卻沒有增加體重,都是由於新陳代謝加快引起。「年輕女性如體重無緣無故在一個月內下跌十數磅,不要高興,因為可能是甲亢的前兆。」 甲亢患者的腸胃蠕動加快,容易肚瀉,大便次數增多。婦女的月經少而紊亂,懷孕機會下降。甲亢會影響人的外表,如患者的頭髮變得容易脫落,部分病人更有甲狀腺腫或凸眼的情況。甲狀腺眼疾的病人因病情惡化可能出現眼皮浮腫、複視、斜視,甚至失明等。 男性患者常見徵狀 年紀較大的甲亢女患者,出現的徵狀可能不太明顯,一般主要是食慾不振、心房顫動等,有機會引致心衰竭或心臟功能下降。甲亢以女性居多,但有一種嚴重的併發症主要發生在甲亢男患者身上。「五分之一甲亢男患者併發周期性低鉀癱瘓症,他們血液中的鉀質進人肌肉而導致四肢痳痺,需要即時入院接受治療(補充鉀),不過在48小時內,患者的鉀水平可回復正常,完全康復。」 他指出,要視乎患者的甲狀腺賀爾蒙分泌速度,如上升幅度較大,可在一、兩個月內自行察覺有關徵狀。「甲狀腺賀爾蒙加快新陳代謝,令人精力旺盛,活力十足,有患者不以為意。」 亦有患者以為自己吃極也不胖,培養出大吃大喝的飲食習慣。「有些人以為甲亢治療令人肥胖,其實當開始接受治療後,新陳代謝率下降,所以同樣的食量會導致體重容易上升。」他強調,市民必須多認識甲亢的徵狀,並及早接受治療。 甲亢3類治療方法 過去至今,甲亢的治療方法分3類。周振中醫生解釋,醫生會因應病人個別狀況決定採用以下哪一種方法: 一個療程的藥物治療:適用於首次發病、年輕、病情輕微及因抗體疾病而引發甲亢的病人。先服高劑量抗甲狀腺藥物,隨後減藥,整個療程大概9至18個月。百分之三至五的病人服藥後出現皮膚痕癢、起風疹塊、關節痛等,改用其他藥物或添加抗過敏藥物可復元。嚴重副作用包括:極少數病人(大約千分之三)會有白血球下降至零或肝炎,應即時停藥,入院診治。 放射性碘治療:放射性碘治療被吸收後,主要聚集在甲狀腺,利用其局部低放射性慢慢破壞甲狀腺組織,以減低分泌功能。適用於服藥效果不理想、年紀大、病情不穩定,伴有其他併發症,或再次病發(臨床上有-半患者停藥兩年後再次發病),患者通常只要服藥1至2次即可。但用此治療方法的病人,可能逐漸出現甲狀腺機能減退現象,故必須定時覆診。 手術切除大部分甲狀腺:百分之-至二的機會傷害喉神經,以致聲音沙啞,或損害副甲狀腺,以致手術後因缺鈣而抽筋。手術後有百分之五機會再發,或變成永久性「甲減」,因此臨床上較少人採用手術治療。 甲狀腺位於頸的前端,喉結下方的內分泌器官,成年人甲狀腺重20至25克,呈蝴蝶展翅形狀,肉眼看不見。 甲亢會導至體內鈣質流失,會增加提早患上骨質疏鬆症和骨折的機會。 周振中醫生表示,甲亢不被治療可能有嚴重後果,例如病人的心肌發大、心房顫動,引致心衰竭及增加中風機會。 轉載自:2018年7月30日 #香港經濟日報

糖尿三高勿輕看 間歇性跛行揭中風隱憂

香港人生活繁忙,飲食和作息習慣不良,糖尿病、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和肥胖等問題並不罕見。根據食物及衞生局有關糖尿病的數字顯示,本港約有一成人口患二型糖尿病,其中65至84歲人士的患病率更達25.4%。糖尿病可導致不同的併發症,例如失明和截肢,長遠更會導致腎衰竭、心血管疾病和中風等併發症,是本港十大致命原因之一。 糖尿可致血管疾病 影響遍及全身 內分泌及糖尿科專科周振中醫生表示,糖尿病的成因包括肥胖、缺少運動、患有高血壓和高血脂等,患者若不及早控制病情,可導致各種血管疾病(見附表)。周邊動脈病變(Peripheral Artery Disease)是其中一種血管疾病,患者會有血管硬化、變窄或阻塞的情況。當患者的腳部出現這些情況時,因血流不順,通常走一段路後便會出現疼痛,這稱為間歇性跛行。 值得關注的是,當身體出現上述症狀,其實意味著身體其他部位的血管也可能已有硬化或阻塞的情況。因此,患者應及早接受治療,以防止因血管問題進一步惡化而導致中風和心臟病等併發症。 器官 併發症 小血管疾病    眼睛腎臟  視網膜病變、白內障、青光眼蛋白尿、腎臟感染、腎功能衰竭 大血管疾病 腦部心臟及血管足部 腦血管病(例如:中風)冠心病、心臟衰竭、高血壓神經病變、血管病變、潰痬、感染 西洛他唑有效妤緩間歇性跛行 治療周邊動脈病變除了減低症狀,亦是為了防止因病情惡化而出現併發症。周醫生指,治療方案一般可分為三個層次:首先是改善生活習慣,然後是使用藥物;最後是施行手術,例如以搭橋手術和俗稱「通波仔」的血管成形術,疏通阻塞的血管。 藥物治療方面,周醫生指現時針對治療周邊動脈病變的藥物不多,其中以美國心臟病學會及美國心臟協會(ACC/ AHA)建議的亞士匹靈(aspirin)及西洛他唑(cilostazol)為主。西洛他唑針對治療間歇性跛行的症狀,透過舒張血管及抑制血小板聚合、血栓形成及血管璧增生,有效減輕周邊動脈病變的症狀及改善患者的步行能力。此外,西洛他唑比亞土匹靈較少導致出血性中風及胃腸道出血等問題。周醫生提醒,選擇藥物時須衡量藥物的功效及它可能對身體造成的不良影響,按患者的病情嚴重性及健康情況而作出適當調節。 治未病之病 健康由生活習慣做起 健康是人生的重要資源,縱然周邊動脈病變的症狀可透過藥物及手術得以控制,但患者亦需要建立良好的生活習慣,例如戒煙、健康飲食和經常運動。減低患病風險,從而達到「治未病之病」的效果。 (資料由周振中醫生提供) 轉載自:2018年11月9日 #晴報

高血壓,糖尿病1+1=3 高危效應

除了癌症,高血壓是高危的都市殺手,在03-04年香港衛生署的統計,就有六成受訪男性不知已患高血壓;而糖尿病會令高血糖運行遍及全身,是「百病之源」,而且病理複雜,兩者均容易誘發多種慢性併發症,是難治之症。而最駭人是當兩者並存時,更會產生1+1=3的高危效應,併發症風險即時倍增,絕對不容忽視。 高血壓是引致嚴重心血管疾病的高危因素,而心臟病及中風更是兩大致命殺手,可隨時殺人於無聲無色。如血壓持續超過140/90mmHg,已屬高血壓,必須多加留意。 糖尿病分一型及二型,前者多是原發性遺傳所致;後者則是因身體無法對胰島素作正確反應(抗胰島素)或製造胰島素的β細胞失效,此類別佔糖尿病總患者約97%。 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內分泌及糖尿科主管周振中醫生直言:「很多高血壓、糖尿病前期及初期患者,均沒有明顯病徵,故除了做身體檢查,很多人也不察覺自己患病。搪尿病患者因高血糖令代謝紊亂,容易破壞血管、心臟動脈粥樣硬化、血管內壁收窄,與高血壓『同出一轍』,增加患冠心病、心衰竭、腦中風的風險。很多高血壓病人更會同時患糖尿病,一旦患了這兩種病,便有一加一等於三的高危效應,即時提升幾倍併發症的風險。」 誘發殺人併發症 周醫生又說:「糖尿病可引起的併發症包括因大血管受損引致的腦中風、心臟病、四肢動脈狹窄和閉塞、男比不舉;小血管受損引致的視網膜血管病變、腎衰竭、足部潰瘍、傷口難癒合。而高血壓則容易加重心臟負擔,誘發心臟病、中風、腎病、失明等。可見當兩種疾病共存的話,可隨時導致殺人的併發症,絕對是隱形殺手。」周醫生認為,若同時患高血壓及糖尿病,指標應該更要嚴謹,他建議理想血壓水平應為<130/80mmHg。 一旦患病 須靠藥物控制 周醫生指出:「在香港,每年會有11%的糖尿病前期患者變為糖尿病人,所以好好控制血糖非常重要,如增加運動量、減磅、進食三低(低脂、低糖、低熱量)一高(高纖維)的食物,已可令60%的糖尿病前期病人避免或減慢跌落糖尿病患中。同樣,高血壓患者亦要注意健康飲食及適量運動,以保持血壓正常。 但病症嚴重,便必須用藥處理。周醫生說:「新一代糖尿病藥,如二肽基肽酶抑制劑(DPP-4 Inhibitor)成分,能促進體內自然的腸促胰島素系統,刺激胰島素分泌。過往的藥物,一般會有血糖過泜、腸胃不適、頭痛、頭暈、水腫、體重上升的情況,但新藥則沒有這此副作用,而且更只會在血糖升高時才發揮作用,安全性較高。」 「至於降血壓藥,可選類別為Angiotensin II-receptor Antagonists(AIIAs,血管緊張素受體阻斷劑)的混合藥,好處是一來可提高病人的服從性,長遠更可減低中風機會達25%及減少併發症的機會。」 其實,患了糖尿病及高血壓實在難以斷尾,只要及早用藥控制病情才是健康的投資。否則,一旦心臟病發可能隨時送命,或導致其他併發症,便不能再回頭,到時更要付出昂貴的醫藥費。 糖尿病、心臟病殺人數據 本港的都市殺手病中: 臟病位居第2 中風位居第3 糖尿病位居第8 ·高血壓患者約佔本港成年人口約15%,二型糖尿病患者則約10-12% ·每10秒即有1人死於與糖尿病有關的疾病 轉載自:#都市疾病

糖尿三高勿看輕 間歇性跛行揭中風隱憂

香港人生活繁忙,飲食和作息習慣不良,糖尿病、高血壓、高血脂、高血糖和肥胖等問題並不罕見。根據食物及衞生局有關糖尿病的數字顯示,本港約有一成人口患二型糖尿病,其中65至84歲人士的患病率更達25.4%。糖尿病可導致不同的併發症,例如失明和截肢,長遠更會導致腎衰竭、心血管疾病和中風等併發症,是本港十大致命原因之一。 糖尿可致血管疾病 影響遍及全身 內分泌及糖尿科專科周振中醫生表示,糖尿病的成因包括肥胖、缺少運動、患有高血壓和高血脂等,患者若不及早控制病情,可導致各種血管疾病(見附表)。周邊動脈病變(Peripheral Artery Disease)是其中一種血管疾病,患者會有血管硬化、變窄或阻塞的情況。當患者的腳部出現這些情況時,因血流不順,通常走一段路後便會出現疼痛,這稱為間歇性跛行。 值得關注的是,當身體出現上述症狀,其實意味著身體其他部位的血管也可能已有硬化或阻塞的情況。因此,患者應及早接受治療,以防止因血管問題進一步惡化而導致中風和心臟病等併發症。 器官 併發症 小血管疾病    眼睛腎臟  視網膜病變、白內障、青光眼蛋白尿、腎臟感染、腎功能衰竭 大血管疾病 腦部心臟及血管足部 腦血管病(例如:中風)冠心病、心臟衰竭、高血壓神經病變、血管病變、潰痬、感染 西洛他唑有效妤緩間歇性跛行 治療周邊動脈病變除了減低症狀,亦是為了防止因病情惡化而出現併發症。周醫生指,治療方案一般可分為三個層次:首先是改善生活習慣,然後是使用藥物;最後是施行手術,例如以搭橋手術和俗稱「通波仔」的血管成形術,疏通阻塞的血管。 藥物治療方面,周醫生指現時針對治療周邊動脈病變的藥物不多,其中以美國心臟病學會及美國心臟協會(ACC/ AHA)建議的亞士匹靈(aspirin)及西洛他唑(cilostazol)為主。西洛他唑針對治療間歇性跛行的症狀,透過舒張血管及抑制血小板聚合、血栓形成及血管璧增生,有效減輕周邊動脈病變的症狀及改善患者的步行能力。此外,西洛他唑比亞土匹靈較少導致出血性中風及胃腸道出血等問題。周醫生提醒,選擇藥物時須衡量藥物的功效及它可能對身體造成的不良影響,按患者的病情嚴重性及健康情況而作出適當調節。 治未病之病 健康由生活習慣做起 健康是人生的重要資源,縱然周邊動脈病變的症狀可透過藥物及手術得以控制,但患者亦需要建立良好的生活習慣,例如戒煙、健康飲食和經常運動。減低患病風險,從而達到「治未病之病」的效果, (資料由周振中醫生提供) 轉載自:2018年11月9日 #都市日報

「治未病之病」 – 香港、美國、歐洲核准新藥助治療肥胖症

據香港衞生署公佈的人口健康調查結果顯示,本港約有五成年齡介乎15至84歲的人士屬於超重及肥胖(體重指標BMI>23kg/m2或以上)。有專科醫生指出,近年醫學界已將「肥胖」定義為「肥胖症」,它與糖尿、高血壓及高血脂的性質相似,都屬於一種長期慢性病,而且最易被大眾忽略。 據香港肥胖醫學會會長周振中醫生表示,三高與肥胖都屬於以客觀數字去定義的「數字病」,但這些病本身不會對患者帶來太大不適,到出現併發症時其實已到達一個頗嚴重的地步,所以他一直建議需要防範於未然,治未病之病。「其實肥胖症比三高更加難控制,肥胖是指身體有過多脂肪,並儲存在不應有脂肪的地方,例如器官性肥胖就最為常見。由於脂肪比例較難準確量度,故醫學界一般會以BMI作為肥胖症的準則。」 熱量平衡機制阻減重 周醫生續稱,「減肥」的道理顯淺易明,當消耗的熱量比攝取的多,身體就會將儲存的脂肪燃燒,但實行上卻有一定難度。「人體所有活動也會消耗熱量,一般人的基礎新陳代謝率約為600至800卡路里,而進食時亦會消耗少量卡路里,之後就是其他活動及運動。不過,原來身體亦有一個熱量平衡(energy balance)機制,當節食時攝取的卡路里降至水平以下,基礎新陳代謝率就會隨之作出相應調適,例如指示大腦增加饑餓感、減慢基礎代謝等等,故很多減肥人士在頭3至6個月減磅效果理想,但中段卻出現一個較長的平台期,原因正正是飲食或運動打亂了身體的熱量平衡機制。」 雖然「減肥」知易行難,但周醫生鼓勵有體重問題的患者應積極面對,皆因肥胖是百病之源,能針對源頭對症下藥,因肥胖而引發的併發症機率可以大大降低。「減重不可能是一朝一夕的事,需要長時間管理及控制。治療「肥胖症」一般建基於兩大基礎:藥物及非藥物治療。非藥物治療包括調整生活方式及飲食習慣,除了老生常談的均衡飲食及恆常運動,更要分析患者進食的形態及習慣,再針對性選取可行的治療方法。」 新一代核准用於減重的「GLP-1類似物」 至於藥物治療則有了新突破,周醫生解釋,早期的減肥藥如精神科「安非他明」或「痾油丸」,兩者雖然有效,但都有極明顯的副作用,現時已經不合時宜。新一代的減重藥物,是以皮下注射方式的「GLP-1類似物」,其減重作用主要透過增加患者的飽肚感,並通過延遲胃部排空速度,使患者的飽腹感延長,最終達到降低食慾及減重效果。不過周醫生補充,這種藥物本身是用作控制血糖,但強調並非所有「GLP-1類似物」都可以有效用作減重治療,「現時醫學界只有一隻與人體GLP-1相似度達97%的『GLP-1類似物』是經由香港衛生署、美國食物及藥物管理局(FDA) 及歐洲藥物管理局(EMA)批准可用作減重,一般是每日注射一次、每次3mg,可以為肥胖症患者降低約8-10%體重,比例算是非常可觀。」此外,患者可以使用短及幼的32G 4mm針頭注射,使用上亦十分方便。 這新一代「GLP-1類似物」減重藥物的另一個好處,是注射這隻樂物可以自然地控制食慾,患者減重後從而可改善不同的疾病風險,如2型糖尿病或其他心血管疾病,因此可望成為發展新式減肥藥的新方向。最後,周醫生重申,藥物是治療肥胖症的基礎,但不可視之為代替品,患者必須從改善生活及飲食習慣做起,雙管齊下才能達到長遠及持久的效果。 周振中醫生香港肥胖醫學會會長(以上資訊由醫生提供) 轉載自:2018年10月11日 #都市日報